Loading...

实实在在的傅洋(十)

2018-02-15

【付洋文编第65期】

 

忠诚宪法,尊重法律

 

法,乃兴国安邦之要务,关乎人民之命运,国家之兴亡。纵览世界强国之兴盛,无不与著名法典相关联,美利坚的《美国宪法》,法兰西的《拿破仑法典》,德意志的《德国民法典》等,皆为明证。中国要想早日成为世界强国,就必须全面健全法制。中国的法治还有漫长的路要走。

那么,在健全法制的过程中,中国律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对此,傅洋认为:律师的性质与公检法不同,它不是国家机关,也不享有任何强制性的国家权力。简而言之,律师是没有任何权势的法律工作者。律师既是一个法律工作者,又是个普通老百姓,他们的手中没有握有像公、检、法等国家机构所拥有的强制性的权力,却要承担维护宪法和法律的尊严,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的神圣使命。这就要求律师必须有一颗忠诚于宪法和法律的心。

律师的职业是有倾向性的职业,他代表的是当事人利益,维护的是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有时律师代表的当事人,可能是违法者甚至是犯罪者,律师为他们服务,常常会遇到一些误解和非议,甚至存在一定风险。这就要求律师必须具备良好的职业素养,忠实于法律赋予律师的责任,在宪法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为当事人争取应有的权益。

律师的业务属于服务性的行业,必须具备服务意识。律师依法为当事人提供服务,也就是为国家服务、为社会服务。在刑事案件中依法为当事人辩护,和为国家服务并不矛盾。不管犯罪嫌疑人、刑事被告人是什么罪名,是杀人疑犯还是贪污疑犯还是别的什么疑犯,依照法律,受到委托的律师都有责任使他不受非法拘禁、不受刑讯逼供,都有责任依法为他作无罪或者罪轻、减轻或者免除刑事责任的辩护。律师进行刑事辩护看起来似乎只是在保护疑犯,实际上恰恰也是在维护宪法和法律尊严,维护党和国家的形象,维护政法工作的健康发展,保障稳、准、狠地打击犯罪。如果说一个罪犯在得到律师的充分辩护后,仍然被判决有罪,律师也仍然是恪尽其职守,这就能体现法律的公正。

我们问到了颇有争议的刑法306条的律师“伪证罪”。说到这个话题时,傅洋静静地又点燃起一支香烟,尽量地让自己平缓,但我发现我面前洒脱的傅洋变得有些沉重,他内心深处的担忧伴着他低沉的话语淡淡而出:“我个人认为,个别律师在刑事辩护中可能会出现伪证问题,但这绝不是目前刑事诉讼中存在伪证问题的主流。由于非法拘禁、刑讯逼供造成的假证,才是对刑事诉讼公正造成最大威胁的伪证。把律师作为伪证罪的特殊主体写进刑法,究竟有多大的现实必要性?这在实践中也会对律师履行刑事辩护职责造成不良的心理影响。全国律师协会己经反复申明了我们的意见。”

彭真同志曾经说过:“错捕、错判要坚决纠正、平反,因为我们的国家是代表人民的,是实事求是、光明正大的,不冤枉好人。”“不要认为有百分之五的错案不要紧,就是百分之一错了也了不得,在你看来是百分之一,对被冤枉的人来说就是百分之百,不要看是一个人,一个人就是一家,还有周围的亲戚朋友。一个错案在一个工厂、一个乡村,周围十里八里的群众都晓得,影响很坏。因此,我们要严肃对待,该判的一定要判,冤枉的一定要纠正”。“大家想一想,一个刑事案子到了我们手里,在我们看来是个一般的案件,对当事人却是件大事情;判死刑,人就死了,判无期徒刑,人就要被关一辈子。至于民事案件,两家的输赢,就在你的判决,而且一家有事,四邻不安。”

傅洋说,我们的时代在进步,法制在健全。在建设和谐社会坚决维护人权的今天,在坚决遏制和打击犯罪的同时,也更坚决地防止和纠正冤假错案,是律师和执法部门的一致立场和信念。只要我们更加坚定这样一种立场和信念,我相信,中国法制的明天会更加美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