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实实在在的傅洋(九)

2018-02-01

【付洋文编第64期】

 

掌握自己的命运

 

时光在悄然地流逝,傅洋在人大法工委的工作岗位上一干就是9年。1987年,他也由一个小兵逐步成长为一个精通法律知识,有着立法理论和实践经验的经济法室副主任。

此时,国家加快了改革开放的步伐,整个社会也逐步走上了法制的轨道,面对这开放的社会,发展的时代,傅洋对自己事业的发展方向有了新的思考。他钟情于法律事业,但并不满足高高在上的立法工作,他希望自己能走到法律生活的第一线,去了解法律在社会实践和执行当中的问题。于是他决定选择律师这个具有挑战性的职业,希望自己能做一名普通的律师。

当他向父亲征求意见时,彭真对于儿子的选择,没有过多地干预,只是意味深长地说:“律师不像执法机关,没有什么可以凭借的权力。”

1988年初,傅洋毅然离开了全国人大法工委,开始着手组建康达律师事务所,他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律师。

 

永无止境的追求

理论与实践相结合

 

在谈到对法律的兴趣和为什么选择做律师职业时,傅洋向我们说出了他选择法律的原始动力,那就是“文革”对他的影响。

文革十年,整个社会秩序被打乱,公、检、法全部被撤销,法制受到严重破坏,有些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国家经济直线下滑,人民生活难以维系。傅洋深知其中之苦。他知道社会安定和经济发展必须要有法律来保驾护航。因此,他在从事立法研究和律师实践中,尽可能地将两者结合起来。

法律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社会科学,任何法律的制定都会存在某些局限性,只有通过法律实践,不断地加以完善,减少法律盲点,使得法律更加的趋于公平、合理。对于傅洋来说,立法工作是寻求社会矛盾的法律解决方法;那么,律师工作则是用法律方法处理社会矛盾的具体实践。一个律师不仅需要了解法律条文,更重要的是了解社会、了解相关的学科。

法律不是从象牙之塔里生造出来的,法律是社会现实生活的抽象,是用来处理社会生活中最激烈的、最严重的矛盾冲突的。社会需要建立一种秩序,通过制定一系列的制度和规则来处理这种矛盾,这才有了法律,法律的根基是社会生活本身。字面上的法律也只有与社会的实践相结合,才能产生它真正的作用和威力。

傅洋说:“我做过农民,做过工人,做过代课老师,也做过干部(唯一可惜的是没有当过兵,那时的条件也不让他当兵),经历了从领导干部子弟最优越的高层生活到最低层的平民生活的变化过程。这些生活和经历,将是我终身的财富,它使我能够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层次地看待社会现象,这些也是一个律师最好的积累。”他认为:一个优秀的律师,一定是一个善于运用法律,能够融会贯通的人;一定是一个了解社会生活的人,了解基层群众的困苦,了解国家政治体制的人;一定是一个把中国的法律理论与中国的社会实际相结合的人。

 “现在大多数年轻人没有什么生活经历,工作阅历比较单纯,这对于一个从事律师执业的人来说,尤其是一种缺陷。我不敢说现在的我在法律界做得很成功,但那段人生经历和体验,让我在参与立法工作过程中,在从事律师职业生涯里,受益无穷。”

 

真诚待人,科学做事

 

“厚积薄发”是成为律师后的傅洋追求的一种境界。为了成为一个真正的好律师,傅洋了除了自学和补充专业的法律知识外,他更多地去了解社会,分析理解社会中的矛盾。加深自己对法律的领会。为此,他真诚地付出,踏踏实实地去做好每件事。他谈到好律师应该具备的三个要素是:“深厚的社会生活根基,辩证唯物论的世界观方法论,对法律的忠诚和熟悉。”

在乡间,在工厂,在学校,傅洋接触到各种不同阶层的人,了解他们的所思、所想、所为,在与他们的交往中,他学会了与人相处,与人交流,与人谈心。并有了最深刻的生活体验。让他能够更加真诚坦然地面对所有的人。

傅洋从小就认识到科学的重要性。他认为:做任何事情都离不开科学。因此,他无论到哪里都离不开书。在东北劳动之余,傅洋曾用大量的时间来学习。学习科学文化知识,学习马列主义,学习辩证唯物主义。同时,他还阅读了大量的外国哲学、社会科学等书籍,直至今日,他仍牢记在心、印象最深的是恩格斯说过的一段话:“这是一次人类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伟大的、进步的变革,是一个需要巨人而且产生了巨人的时代。在思维能力、热情和性格方面,在多才多艺和学识渊博方面的巨人时代。……但他们的特征是他们几乎全都处在时代运动中,在实际斗争中生活着和活动着,站在这一方面或那一方面进行斗争,一些人用舌和笔,一些人用剑,一些人则两者都用。因此就有了使他们成为完人的那种性格上的完整和坚强。”

是呀,什么环境造就什么样的人。傅洋说:“尽管我的学历并不完整,但是只要善于学习、善于思考,我认为无论做什么都能够做好。”是的,从没干过农活的他,学会了用自己的双手劳动挣工分;从没有当过工人的他,学会了做个优秀工人;从来没有做过老师的他,学会了当老师,学会了教课,并且一走上讲台就让学生痴迷。这些主要得益于他的勤奋好学,他的平凡心境,更离不开他的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

傅洋向我们讲述过一个案例:

改革开放初期,西单最繁华的中心区建起一幢11层的中外合资大厦。它是第一家中国和挪威的合资企业。签订合同时两国总理亲临出席。挪方负责合同谈判的,是一家世界知名律师事务所。结果却发生了重大的问题。修建大厦需要拆掉那里原有的一些商店。那么,大厦建成后这些商家怎么办呢?在合同外文本里,用了“返租”的概念,也就是说那些商家要回来必须花钱租。而合同中文本里则用了“返迁”的概念,也就是说商户们是无偿搬回来。根据中国法律,中外合资企业合同的中外文本不一致的,以中文本为准。因此大厦建成后,十一层的商厦有三层是没有任何收益回报的。挪威商人最终破产了。

傅洋指出,这个故事中一字之差导致投资失败,决不只是粗心的结果,它是主观主义也就是唯心主义思想方法的产物。一个律师,一家律师事务所,提供外商到中国投资的法律服务,不研究中国的国情,不研究中国的法律,不管他名头多大,哪怕是世界知名,总是要出问题的。

现在的年轻人要想真正成为一个好的律师,一定要重视社会实际,重视中国的国情,一定要努力建立起一个正确的思想方法。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