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实实在在的傅洋(七)

2018-01-01

【付洋文编第62期】

 

入 党

 

谈到傅洋的入党经历,只能用一波三折来形容了。

中学时代的傅洋就向党组织递交了申请书。但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随着父母被“打倒”,入党的事儿自然吹了。

1976年10月,“四人帮”刚被打倒。父母的问题虽然还没有解决的迹象,但爱党的父亲开始要傅洋重新考虑申请入党的问题。面对父亲为党奋斗50余年,却失去自由10年至今仍被软禁,甚至不许与退休干部一起悼念毛主席的现实,对于重新申请入党,傅洋不免有些犹豫。

经过父亲的开导,傅洋还是下定决心,向所在的氮肥厂车间支部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支部指定了傅洋的师傅和班组里一位复员军人做他的联系人。傅洋当时在氮肥厂的表现很不错:吃苦耐劳,平易近人,具有号召力。1977年还被评为“先进生产者”。终于,他的入党问题也随着母亲的解放(做商洛地区副专员),在1978年10月支部大会上得到通过。

但支部同意后还得有厂党委的最终决定才行。然而党委的决定却迟迟未来。

到了12月,傅洋的入党还是没有消息,而此时,他正忙于去西安,因为当时任陕西省委书记的王任重同志,把他的父母从商县接到了西安,并在12月底,通知傅洋和他的姐姐收拾全家的东西去西安,准备返京。

12月26日,对傅洋来说,这是他记忆中一个难忘的日子。在傅洋离开商县的前一天,氮肥厂党委找他谈话。一位厂领导告诉他,其实厂党委早就巳经同意他入党,只是等挑个好日子才通知他,这个好日子,就是毛主席的生日。真是个戏剧性、喜剧性的结果。

傅洋说: “我们这代人是很不幸也是很幸运的一代人。我们经历了最痛苦的时代。我们经历的这些不是什么值得光荣的事情,而实际上是很悲哀的事情,希望这种事情永远不要再发生了。”

在我们的问题与傅洋的答案之间,似乎贯穿着不吻合——仿佛有两个傅洋,一个是时代的傅洋,一个是个人的傅洋。欲说还休、抽烟不止的傅洋,与滔滔不绝、试图准确地表达自己的傅洋渐渐地合二为一。

历史不会忘记,那个狂热的年代,也是个悲情动荡的年代,任何人都难以逃离。终于,它己经过去。新的生活要开始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