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实实在在的傅洋(六)

2017-12-15

【付洋文编第61期】

 

“可怕”的厂长和可爱的师傅

 

那时工厂的厂长是很大的领导,掌握着每个工人的“生杀大权”,傅洋所在厂里的厂长不大懂技术,又满口“革命”,让人感到很害怕。但实际上他并不坏,除了用词严厉,乱扣帽子外,并没有见他真正整过什么人,他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并且还做出了许多让人啼笑皆非的事情来。

其一:那时厂长还是农机站站长,有一天夜里,由于有紧急任务需要出车,他通知司机,司机报告说:“车坏了。”

“怎么坏的?”

“气压坏了。”

他大骂了司机一顿。但他一直也没有弄清楚什么是气压坏了。

到氮肥厂后,厂长想起此事,在大庭广众之下向氮肥厂司机请教。司机也楞了一下,然后说:“是轮子没气了吧。”厂长顿时又大骂起来,工人们都哈哈大笑。骂了一阵,厂长自己也讪讪地傻笑起来。

其二:有一次,氮肥厂里几个年轻的小工人,悄悄地把厂外旁边农村老乡家的狗打来偷吃了。老乡们愤怒地找上门来,几十个人正准备封锁厂门闹事。

厂长听说后,勃然大怒,挺身而出,对老乡们大叫:“我正要找你们呢?你们竟送上门来。你们的狗跑进我们工厂,咬断了高压线。让我们工厂停产两小时,损失一万块钱,你们给我赔!”。老乡们闻听吓得落荒而逃。

厂长回转身来,严厉地问:“谁干的?”“作案”的几个小青年站出来低头认错。厂长继而又是大骂一顿,扬言下次谁再打狗扣发奖金。尽管这些小青年平时也挺难管教的,但这天他们服了,觉得厂长的胳膊肘没往外拐。从此后再没有人去打老乡家的狗了。

氮肥厂在生产流程中会产生大量易燃易爆气体,操作不当很容易导致危险事故发生。在一次检修中,检修工人没有按操作规程把管道中的易爆气体置换干净,而冒然地去卸阀门,结果发生了氮氢气爆炸,一名工人当场被炸死。

处理善后事宜时,工厂领导自然惴惴不安:厂里怎么向家属交待呢?死者家属又会提出什么赔偿要求呢?

家属来了,死者的父亲是一位老农民,也是一位老红军。厂领导向他说明事故经过,带他看事故现场。当时许多工人向他表示慰问,哀悼,老人始终一言不发,领导们心中压力重重,七上八下。

过后,领导派人带老人去吃饭,叫了几个菜:红烧鲤鱼、过油肉、黄焖鸡块、最后是哨子面。大家陪着老人喝着西凤酒。交杯换盏数巡之后,老人总算开了口:“死个人算什么?老子打仗时,哪一仗不是枪林弹雨死好多人!”

领导们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第二天死者被隆重地入殓下葬,而这位可敬的老人,带着微薄的抚恤金又默默地回归到乡村。

傅洋在氮肥厂时,厂里曾发生过一次中毒事件。

有一天,造气(制造煤气)车间的露天阀门漏气,傅洋他们所在的机修组受命前往抢修。

当时几个师傅动作迅速地带上现场准备的防毒面具,扑向漏气阀门,拧螺丝,换垫子。轮在后面的傅洋没有防毒面具,但他也扑了上去,只能是用自己知道的一些知识保护自己:“当时我屏住呼吸和师傅们一起抢修,憋不住了就侧开头吸口气。大约两分钟后,师傅们纷纷朴通倒地,原来他们都中毒了,而我却安全无恙。抢修变成了抢救。我同旁边的人一起慌忙把中毒的师傅们都拖了出来。”

中毒的原因是师傅们戴错了防毒面具。当时他们拿的防毒面具不是防一氧化碳而是防氨气的。他们以为保险,埋头抢修,却大口吸进一氧化碳,自然就栽倒在地。傅洋虽无防毒面具却有自保之心,误打误撞,居然安然无恙。

最后傅洋和没昏倒的几个工人换了防毒面具又去抢修,换好了阀门,不过受到表扬的还是晕倒了的师傅。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