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实实在在的傅洋(三)

2017-11-01

【付洋文编第58期】

 

纯朴善良的人们

 

下乡后的傅洋,学会了靠自己的双手种地挣工钱来填饱肚子。由于他身材高大,又有学生时代在北京少年篮球队做主力球员的功底。他被所在的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又称莫旗)人发现,选入莫旗篮球队。于是,三天两头要傅洋到旗里乃至外地集训、比赛。

傅洋回忆说:我很感激莫旗人的“唯物主义”,只要球打得好,出身又有什么!虽然当时我的父母被说成是“叛徒”、“特务”、“反革命修正主义”,莫旗的人们却不理睬这些。我在呼伦贝尔大草原成了“球星”,在莫旗首府之火,不亚于姚明在达拉斯。在球场上虽没有青春艳舞的拉拉队,欢呼声倒也不绝于耳。 “唯物主义确实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球打得多了,活自然干得少了。我所在的生产队的乡亲不干了。‘你在旗里打球,凭什么让我们给你记工分、发口粮?打球能打出苞米子吗?’意见反映到旗里,再加上当时也有一些球队看上了我,我‘威胁’说:‘别的地方也要招我去打球,还安排工作。’最终协调的结果是,旗里将我调到莫力达瓦首府惟一的一所中学尼尔基中学,当了一名民办教师。就这样,只念过一年高中的我开始教起了中学语文、数学、物理还兼班主任。”

只读过一年高中的傅洋能教好初中的学生吗?看到我迷惑不解的眼神,傅洋笑着说:“还行。我虽然只有高一文化,但基础是在北京四中打下的,只要是学过的,自信转卖给学生还不至于误人子弟。再加上“文化大革命”,早已把正经老师批得一塌糊涂,他们当时上课往往连正常课堂秩序都难以维持,而我是‘球星’,深得学生崇拜,课堂秩序不用发愁。”

最让傅洋自鸣得意的是,他试着用辩证法去指导物理教学:给作用力反作用力定律戴上对立统一规律的帽子,为能量转换守衡定律贴上否定之否定规律的标签,讲斜抛运动则用上了量变质变规律。这种听起来云山雾罩的教学方法,倒吸引了一批莫名其妙的初中学生。在当时的莫旗教育界,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旗里甚至组织了各校物理老师来听他讲课。

而在班主任工作中,“白马非马”之类的辩证法命题,更让傅洋常常用以对付学生,颇觉得心应手。有一年冬天,他受命领初中学生去“学大寨”,挖水渠。一个极调皮的小男孩,不小心用铁锹,把一个漂亮女孩的脸颊砍了个寸许长的口子,肉都翻了起来。傅老师骑车急忙把女孩送进医院,回来大训那男孩。男孩委屈顶了几句嘴,傅老师气急败坏地骂他“放屁!”当即被男孩抓住了辫子,大叫“老师还骂人!”傅洋狼狈中灵机一动说:“毛主席诗词讲了‘不须放屁’,毛主席也是骂人?看说谁了!”男孩蔫了。

假如说孩子是天性中的天真,那莫力达瓦的农民就更纯朴得近乎天真,傅洋向我们讲起了一个带有特色时代幽默的智慧笑谈:一日,傅洋到老乡家蹭饭。老乡说,先让你猜个谜:“扶墙走,扶墙站,光穿衣服不吃饭。”傅洋索尽枯肠,不知所云,只好央告答案。老乡略带神秘地挤眉弄眼曰:“毛主席像呗。”

对呀!那时工厂、农村、学校、家庭,到处都贴着毛主席像。他老人家确实穿着衣服在墙上行走、站立,可没见他吃饭。

傅洋当时几乎晕过去:拿毛主席开玩笑,哥们啊,您想蹲笆篱子(监狱)?不过他没敢说出口,您是贫下中农,我们来接受您的再教育,哪敢教训您?细想下来,这就是实在纯朴的老乡:人家在说一个道理,除了毛主席像,谁也得吃饭啊!可当时,谁敢对吃饭问题说三道四?我们这农民哥们儿居然编出个谜语发出挑战,还是拿毛主席说事儿!自己天天苦读思索唯物主义,哪里比得上这位信口拈来的一则谜语?

在那个年代,思想政治斗争之复杂和尖锐,傅洋所经受的种种折磨和切肤之痛,我们今天恐怕还是无法想象的。但是,他艰难地挺过来了,他能不十分庆幸和自豪吗?或许正是那个动荡的时代,丰富了他的阅历,培养了他质朴的品性和坚强的毅力,让他迅速的得到了成熟。傅洋笑说:“假如现在让我到任何一个地方,我都能很好地生存”。说到这些,傅洋的脸上总是洋溢着笑容,眼睛都迷了起来,好像一个得了糖果的小孩一样得意非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