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对我国经济合同纠纷仲裁制度的探索(五)

2017-08-15

【付洋文编第53期】

 

对我国经济合同纠纷仲裁制度的探索(五)


苏联依法律规定由国家仲裁机关受理的合同纠纷,当事人不能随意选择仲裁机关,只能依法向有管辖权的国家仲裁机关提起仲裁。西方国家则一般可以由当事人协商选定任何仲裁机构或仲裁人。我国法律目前只原则规定当事人“可向国家规定的合同管理机关”申请仲裁。国家有关这个问题的行政规定,是由当事人一方向对方所在地的合同管理机关申请仲裁。(参阅1979年国家经委、工商总局、人民银行关于管理经济合同若干问题的联合通知)


在实践中一方向对方所在地合同管理机关提起仲裁的做法遇到一些问题,主要是:


当事人往往不信任对方所在地的仲裁机关。


第二、依《经济合同法》第十二条规定的精神,当事人双方可以在合同中定明处理可能发生的纠纷的仲裁机关,而这个机关不一定恰好就是“对方所在地”的仲裁机关。


为解决这些问题,可不可以设想这样一种方案:国家只规定谁可以设立仲裁机构,而不具体规定当事人应当向哪个仲裁机构提起仲裁;各仲裁机构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自行确定受理纠纷的范围,并依法自行订立具体的仲裁办法;当事人双方在协商选定仲裁机构时,只需考虑仲裁机构是否受理自己的纠纷、是否公正、对于自己是否方便等等,不受其他限制。


这样一种方案,能够更好地贯彻自愿仲裁的原则,会给当事人带来不少方便,促进纠纷的处理。例如,广州和北京的两家企业可以选定武汉的某个制裁机构处理合同纠纷,这不但会减少仲裁偏袒某一方的可能性,还可能给双方提供路程上的方便。


这种方案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会逐渐涌现出一批信誉高的仲裁机构,而某些工作较差的制裁机构则将被自然淘汰。这与我们精简机构的方针是相一致的。有的同志可能担心,这种方案会造成仲裁机构工作(例如取得证据)上的不便。这里需要解释一下:第一,双方当事人当然不会一致同意选定一个处理纠纷不方便的仲裁机构去仲裁。第二,将来仲裁机构审理纠纷的具体方法要大大改进,不能搞得像法院审判那样复杂,主要的证据应当是书证,不应当事事都由仲裁员自己去实地勘验调查。这些当然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取得和总结经验,包括吸收外国经验。例如,在非洲发生的一起合同纠纷,完全可以由当事人约定,请设在巴黎的国际商会制裁院仲裁而无不便,这种经验就值得研究。


3、关于不服仲裁裁决向法院起诉问题


苏联法律规定,对于国家制裁机关作出的裁决,可以向作出裁决的或其上级的仲裁机关申请或请求重新审理,不能向法院起诉。这是由其国家仲裁机关的性质决定的。


西方国家在这个问题上做法不一。但总的说,各国法院都既尊重仲裁裁决,又能够以某种方式干预仲裁裁决。许多国家规定对仲裁裁决不得上诉,但却可以请求法院撤消仲裁裁决(如英国),或者另行起诉(如丹麦)。有些国家规定可以就仲裁裁决向法院上诉。上诉后,有的规定适用第一审程序(如卢森堡),有的规定适用上诉审程序(如比利时)。


根据我国法律,对仲裁裁决不服可以向法院起诉。(见《经济合同法》第四十九条)对这种案件,《民事诉讼法(实行)》未规定特别的程序,因此,它适用民事诉讼第一审程序。这样规定,吸收了两年多来仲裁实践中取得的经验,为加快纠纷的处理改变了有的部门实行的两级仲裁不服才可向法院起诉的程序,是与我国国内仲裁制度目前的发展状况相适应的。目前我们的国内仲裁制度刚刚发展起来,经济合同纠纷当事人还不大熟悉仲裁制度,仲裁机构的经验也还不大丰富。任何一方如果不服仲裁裁决,都可以另行向法院起诉,由法院一审从头审理整个案件,这样比较慎重稳妥。


但是,不能否认,这样做对及时解决纠纷仍然不够有利,也会造成仲裁机构与法院工作的某些不必要重复。为解决这方面问题,国内有同志曾提出“两裁一审”、“一裁一审”、“只裁不审”等方案。


我认为,在按现行法律处理对仲裁裁决不服而起诉的案件的同时,我们参与这方面工作的同志,仍然可以随时研究这个问题,进一步改善这方面的工作。例如,是否可以考虑这样一种方案:不服已作出的仲裁裁决而向法院提起诉讼,必须符合一定的条件,如仲裁不符合法定程序、裁决在认定事实和法律上有明显错误、发现新的证据、裁决不能执行等。法院接到诉状后,只有在诉状中提出的理由符合上述条件时,才予以立案。否则告知原告不下受理,仍执行原仲裁裁决。


在本文结束的时候,需要作一点说明:如果本文的某些论点与法律的规定有抵触,当然应当以法律为准执行。但是其中一些具体设想与现行规定不一致,作为一种学术讨论,对于刚刚起步的我国国内仲裁制度的发展,又是必须的。


仲裁制度在我国政治、经济体制的改革中,将越来越显示出它的重要意义。希望有更多的同志来关心它、研究它、宣传它。

 

(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