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对我国经济合同纠纷仲裁制度的探索(三)

2017-07-16

【付洋文编第51期】

 

关于建立基本自愿性质的国内仲裁制度的必要性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队国内经济合同纠纷,基本上市采取党政领导进行调节或作出决定的方式加以处理,并没有实行仲裁制度。近年来,仲裁制度虽有所发展,但真正通过仲裁裁决解决的纠纷还是很少,加之法院也开始受理一部分经济合同纠纷案,可以处理过去单靠行政部门不易处理或处理不了的某些问题,这就出现了一个疑问:简历基本自愿性质的国内经济合同纠纷仲裁制度,究竟有无必要?在国内仲裁制度已为法律肯定后,这个问题在思想上依然没有完全解决。


对于上述问题,必须结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社会生活中发生或正在发生的一些深刻变化来理解。赵紫阳同志在五届人大四次会议上,对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轮廓作了摄像。他说:“逐步实行政企分开(注:宪法修改草案已提出政社分开的问题),扩大企业自主权,使企业成为相对独立的社会主义经济单位;改变那种由地区和部门互相分割,壁垒森严的现象,按照专业化协作的要求和生产的需要,发展各种形式的经济联合,把企业组织起来,同时建立为企业服务的各种行业组织;改变封闭的、少渠道、多环节的商品流通体系,建立多渠道、少环节、开放的商品流通市场;以大中城市为依托,行政各类经济中心,组织合理的经济网络。”紫阳同志指出,要发挥社会主义制度固有的优越性,在体制改革的同时,还必须全面实行经济责任制。这样,在对经济工作的领导上,对待全局性的国计民生的经济活动要加强国家的接种统一领导,对不同企业的经济活动要给以不同程度的决策权。要改变单纯依靠行政手段管理经济的做法,把经济手段和行政手段结合起来,注意运用经济杠杆、经济法规来管理经济。


从紫阳同志的这些论述出发来考察我们的国内经济合同纠纷仲裁制度,必然会得出下述的结论:


第一,由于纵向、横向经济联系的发展和加强,经济合同制正在不断发展和加强,合同数量大量增加。由于经济责任制的广泛推行,特别是企业成为相对独立的社会主义经济组织、享有一定程度的决策权,我国经济生活中长期存在的“吃大锅饭”的情况将会被彻底改变。企业将越来越重视自己经营活动的经济效益,要求保障自己的合法经济权益。因此可以预料,在一个时期内,经济合同纠纷在数量已经很大的基础上会继续有所增加。同时,当事人对经济纠纷处理的质量也会有更高的要求。


第二,对于关系国计民生牵涉全局的经济合同纠纷,行政领导机关仍要依据在国家政治、经济体制改革中确定的心的权限直接处理。但是,为使领导机关避免陷于琐碎的日常事务,打破森严的部门和地区壁垒,适应商品流通领域的心变化,提高处理纠纷的效率,改善处理纠纷的结果,对于大量的一般经济合同纠纷,必须有切合实际的心的处理办法。


第三,在加强社会主义法制的总形势下,我国经济立法和经济司法工作正在不断加强。现在,各级人民法院普遍设立了经济审判庭,已经可以受理过去一般不受理的涉及企事业单位、机关、团体的经济合同纠纷。这样,在党和行政领导直接处理之外,我们确立了 对于经济合同纠纷的第二种解决办法,即通过司法程序解决。但是,由于日常经济合同纠纷数量甚多,法院力量有限,诉讼程序也比较复杂,入股所有不宜由党政领导直接处理的经济合同纠纷,一概由法院处理,既不现实,也不必要。因此,正像我国90%以上的普通民事纠纷有人民调解委员会解决而未到法院起诉一样,对大量日常经济纠纷,也要找到一种另外的简便易行、切实有效的处理办法。


第四,仲裁,就是在行政领导直接处理和法院审理之外,对经济合同纠纷处理的第三种办法。由于同行政领导直接处理和法院审理相比,用仲裁处理国内经济合同纠纷还是个新事物,所以,它必须用事实来证明自己存在的理由。过去行政领导直接处理日常合同纠纷,推脱不管者有之,议而不决者有之,决而不行者有之,最后常常不了了之。这同其处理纠纷时往往易带地区或部门的偏见。仲裁要客服这些问题,就必须建立在纠纷当事人双方自愿的基础上。因为双方自愿仲裁,就意味着他们共同承认仲裁机关的公正性。这样,即便仲裁工作仍由行政部门担任,也同过去的行政处理办法有了本质的差别,促进了行政部门秉公办事。谈到仲裁与诉讼的关系,首先应当明确,仲裁是一级审级。如果消极的期望仲裁成为减轻法院负担的一个缓冲器,是很难发挥它应有的作用的。如果仲裁不能建立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即使做出仲裁裁决,当事人也很容易不服气,又去向法院起诉,这就势必会拖延纠纷处理,影响商品、货币流通,同时也影响仲裁机构建立必要的威信,达不到减轻法院负担的目的。


综上所述,可以做出这样的结论:一是应当肯定在行政领导直接处理和法院审理外,建立经济合同纠纷仲裁制度是完全必要的;二是仲裁制度必须建立在纠纷当事人双方自愿的基础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