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千秋伟业,后继有人 ——付洋访谈录(一)

2017-04-14

【付洋文编第45期】


【编者按】本文原载于《中华盛世》期刊2011年总第30期,作者王东强。我们转载时略有删节和个别文字修改。

 

20111122日上午,我们来到北京朝阳区的一个红色小楼,对北京市康达律师事务所付洋主任进行采访。


一进门,看到一幅苍劲、别具风格的条幅:“法也,除官之戾气,保民者平安”,这是付洋亲笔书写,已经是康达律师事务所全体律师的座右铭。付洋人很朴素、热情、平和、也低调,说话慢慢的,知道我们的来意以后,有条不紊地叙述着自己对于当前社会法治现状的看法:


希望:为了人民的共同利益,避免社会动荡


今年以来,国际形势发生很大变化,对自己触动很大。埃及、突尼斯、利比亚、叙利亚,连美国也在闹腾,社会动荡像瘟疫一样在世界蔓延。


我国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以来,争取到了三十几年比较平稳的发展。但历史上封建社会劣根性矛盾还存在,包括改革开放后一些新的社会矛盾也在不断涌现。怎么办?想来想去还是回到怎么样发展社会主义法制的问题。


旧中国的三座大山压得中国生产力停滞不前,国家发展不起来,这才有了我们党领导人民群众发起革命,建立新中国,发展中国现代生产力。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即使不提日本鬼子的直接侵害,旧中国的旧法律维护封建法制、封建土地制度、封建婚姻家庭制度等等,这些东西把中国的发展压得死死的。所以我们党在建立政权之前,在1948年就发表公告,要彻底废除“旧法统”。


这里产生一个很大问题:战争年代我们党没有政权,局部地区虽然有根据地,但是没有全国的统一政权,不能建立全国统一的法制。在那个年代,没有真正的法制支持我们发展,只能依靠党的政策,依靠党直接带领群众冲锋陷阵。建立新中国后,我们党开始领导人民,建立法制、依法治国。1949年新政治协商会议制定了《共同纲领》,那就是我们的临时宪法。1954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部宪法。


但是,由于受几千年的封建社会影响,也与党在革命战争时期的传统做法有关系,导致我们对于法律,有的时候重视、有的时候不重视。到了文化大革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都受到破坏,公检法被砸烂,法制也就很难健全。


现在世界上乱哄哄的,一些国家发生社会动荡原因多种多样:有的是经济衰退生活下降、有的是公民遭到迫害、有的是政府处理突发事件不当、有的是部族民族矛盾激化、有的是对独裁者抱怨等等。无论何种原因,一发生社会动荡,人民、国家、民族都会受到损害。目前,面对国际金融风暴,在宪法和法律的秩序保护下,我们必须找到比较好的办法,争取平稳地 渡过。


如果发生类似国际上一些地方的社会动荡,宪法和法律秩序都直接面临到挑战,像埃及又重新回到了原点,不仅经济困境难以解决,民不聊生,国家、民族和社会的发展恐怕要面临长时间的停滞乃至倒退。这种动荡造成的阴影和裂痕,往往会在社会动荡平息很久以后,还将制约、干扰社会发展。


所以,我们全体公民,不论干部群众,不论民族,不论官民,不论文化程度高低,都要建立一个共识:所有社会问题一定要在宪法和法律秩序的框架内寻找解决办法,一定要拒绝社会动荡,维护社会稳定。不然,大家都没好日子过。


咱们国家要下大功夫研究社会矛盾,防止发生严重的社会动荡。由此,我就想起文化大革命的动荡:国家主席、政治局委员、元帅乃至普通干部群众,大家一块遭殃。现在的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没有经历过那时候的社会动荡、那时候的“红色”恐怖,以及那时候的人们都感受到的痛苦。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应该记住这种教训,为了大家共同的利益,真正坚持宪法和法律来维护社会稳定,有效防止那种社会动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