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与康达所的二、三事——葛小鹰

今年是康达律师事务所成立三十周年,按照中华民族的习俗,算是进入而立之年了,而康达律师所最早的一批创始人律师基本都是超过一个甲子的耳顺年纪了。我们这批律师是康达所二十五年加盟的,迄今也有五年。

想想也算是机缘巧合,记得1988年夏时一天,我突然接到老同学郑小虎的电话,说他和付洋几位朋友已经决定从全国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和国家机关调出来,由司法部批准成立一家叫康华的律师事务所。因知道我1986年就在北京市西城区法律顾问处作兼职律师,问我是否愿意参加。

说来话长,1978年春我从部队复员,正赶上程子华部长奉命组建国家民政部,于是就分配在民政部办公厅秘书处工作。当时民政部还属于中央政法口的六部委之一(公安、司法、安全、民政、最高法、最高检),这些机关把从部队和插队等新调入的青年人送到中央政法干校学习,后来许多人又开始利用工作之余攻读夜大法律专业。适逢国家恢复律师制度,我作为民政部代表出席了司法部于1986年7月召开的第一次全国律师代表大会,随后在北京司法局办理了律师执业证干起了兼职律师。

小虎作为我小学和中学的同学对此自然有所了解,他告诉我康华所主要由他和付洋、张朝、李磊等人发起,办公地点就定在东直门外春秀路一个空军休干所内,记得我还专门去过一次,后来由于规定非教学和科研单位人员不能做兼职律师,此事就过去了。

1995年2月,因工作需要司法部特批我做兼职律师,按规定须有一个律师事务所作为执业单位,我曾找到小虎谈及,而那时康华律师所早已更名康达,且有相当名气。后来司法部安排我落到同属部里管理的中咨律师事务所。三年后,我又与在司法部中国法律事务中心的老同学王宁和连艳等律师干起了贝朗律师事务所。

斗转星移,一干就是十年。

这期间曾发生一些与康达所有关的事。记得我曾经代理马未都先生在北京宣武区法院的一起债务纠纷案,原告当事人任某的代理人就是康达所的方晓梅律师。客观地说,这个案子是马某被内鬼算计,所谓200万欠条是自己公司办公室主任私下伪造的,并不真实。法庭审理一上午时间,双方争执不下。休庭后,在法院门口见到小虎和童明友律师,听我介绍情况后小虎表示回去了解一下,很快原告就撤诉了。

2009年春,为了构建大型律师事务所,我们贝朗、中业江川、君泽君、蓝石、方略、中闻等六家律师所近300名律师合并组建了中闻(新)律师事务所。遗憾的是由于各所的理念、文化,业务定位,包括人员素质等差异,虽然律师所的规模扩大了,人员多了,业务领域扩充了,在业内产生了很大影响,但终究未能持续发展下去。真应验了那句老话“道不同不相谋”,我们几位主要的合伙人决定离开中闻律师所另谋发展。

何去何从?

当时的着眼点是选择一家理念接近,经历类似、长期稳定,律师业务能够形成互补的大型律师所。经反复商讨,我们原贝朗所团队和兰石所及方略所的四位合伙人和二十几位律师达成一致,加盟康达律师事务所。

可是康达会接受吗?

我抓起电话向小虎表达了这个意愿。小虎毫不含糊当即表态,“你们都是大律师,几位的情况也比较熟悉,愿意加盟,康达欢迎!”随后又打来电话,表示付洋主任邀请你们到家里面谈。

2013年夏秋之交的一天,我和连艳律师在杨卫平律师的带领下,驱车赶往付洋主任的家。由于是初次前往,付洋主任担心我们路线不熟亲自开车到道路口迎接,彰显老大哥风范。说起来,付洋律师作为中华全国律师协会资深的副会长,我们在许多场合见过面,也在一些朋友的聚会中有过交流,过去一直以大哥相称。这次提出加盟康达所还是觉得有些唐突心怀忐忑,可是见面后付洋主任说“你们的情况我了解,都是自己人,能来康达好,今后一块干”。主任的诚恳包容,热情平易立刻就让我们几位的心放了下来。

随后,康达所管委会对我们几位合伙人律师和其他拟调入的二十几位律师的安置做出了安排。合伙人会议接受四位资深律师为康达所一级合伙人,成立业务十部集中办公。可是在安排办公室时管委会犯了难,康达所虽然名气很大,但工体院内小红楼的办公室有限,条件也不讲究。为了安排我们这二十余位律师,所里专门又租了小红楼西侧有限的五十余平方米两间一楼房间。通过隔断切出四间合伙人办公室,五位助理集中在中间一张六米的办公桌上工作。其余律师分布在另一间十余个卡位上办公。记得办公室落定后付洋主任和小虎以及佳平、德民、子成、永明律师等管委会成员都来看望。付洋主任几次在会上表示,委屈你们了,过去都是在大饭店和写字楼办公,先安定下来,大家积极想办法,康达所的办公室问题一定要尽快解决。其实我们心里是很踏实的,康达所把我们作为自己人,大家已经在一条船上为康达所的未来谋划和奋斗了。

光阴荏苒,转眼五年过去了。康达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今律所总部办公室在东直门外商业区大型的写字楼中,四、五百名律师集中办公。

康达律师不忘初心,理念传承,始终秉承四个基本信念,管理机制更加科学,业务领域不断扩展,专业团队分工愈加精细。与此同时,我们业务十部也得到了长足发展。律师(含一、二级合伙人14人)增加到57人,(包括出生于50年代、60年代、70年代、80年代、90年代的律师),专业分工明确:涵盖公司法律业务、金融财团法律业务、知识产权法律业务、涉外商事法律业务、诉讼仲裁法律业务等等。部门创收指标年年翻翻。

如今本人也是67岁老律师了,回顾进入康达所五年路程,看到康达所的发展和成就,看见一批批新生律师的加入和成长,想起老同学郑小虎律师,不胜感慨。故应付洋主任之邀写此拙文,以为记。